征文作品

[2017年全区一等奖] 工匠精神

 河池市卫生学校:吴露霜
指导老师:唐慧敏

 

  人的生命有两个端点,出生与死亡,生涯就是使我们的人生更富意义。

 

  然而许振超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集装箱码头工人,他倾尽一生诠释了“生涯”这号不起眼的一个词。

 

  他,青岛港的吊车司机,30个春秋他一直坚守这个普通操作台上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人们总说这操作台上流泻的,不是单调的音符,而是一曲曲优美的乐章。

 

  许振超初中毕业青岛港当了一名码头工人,他操作的是当时最先进的起重机械——门机。许振超勤学苦练,7天就会在一起学习的工人中第一个独立操作。

 

  然而,会开容易开好难,师傅开门机,钩头起吊平稳、钢丝绳走的是“一条线”到了许振超那里,钩头稳不住钢丝绳直打晃。特别是矿石装火车作业,一购货放下,洒在车外的比进车内的还多,看到工人们拿着铁锹清理,许振超十分内疚。

 

  还有,矿石装火车多了,工人要废不少劲去扒去多的;装少了,亏吨,货主不干,为了早日掌握这项技术,每次作业完毕,别人歇着了许振超还留在车上,联系停钩稳沟。四五月后,他开的门机钢丝绳走起来也一条线了。一钩矿石吊起,稳稳落下,不多不少,正好装满一车皮。这手“一钩准”的绝活,很快就被大家传开了。

 

  许振超在做散粮装火车作业,发现粮食颗粒小,更容易洒漏。他便在工作之余。吊起了一桶满水,联系走钩头至练到钩头行进过程中水滴不洒,再去装散粮,一抓斗下去,从舱内到车内,平平稳稳,又一个绝活——“一钩清”许振超干活干净利索,装卸工人们一次劳动大大减轻,谁都愿意跟他搭班。

 

  一次,他在工作中发现,桥吊故障中绝大部分都是吊具故障,而故障主要是由于起吊和落下速度太快,吊具与集装箱碰撞造成的,他提出,这么操作不仅桥吊容易出故障,货物也不安全,必须做到无声响进行操作。

 

  司机们一听炸了锅,“集装箱是铁的,船也是铁的,拖车也是铁的,这集装箱卸货就是铁碰铁,怎么能不响呢?”说出口的道理很硬,没有说出口的道理更硬:桥吊对实行的是计件工资,多吊一箱就多挣一箱的钱。搞无声操作,轻拿轻放,不明摆着要降低速度,较少收入么?
许振超没有解释,自己动手练起来,他通过控制小车水平运行速度和吊具垂直升降之间的角度,操作中眼睛上扫集装箱边角,下瞄船上装箱位置一点,手握操纵杆变速跟进找垂线。打眼一瞄,就像准确定位,又轻又稳。然后,他专门编写了操作要领。亲自培育骨干并在全队推广,以事实说服人。就这样,“无声响操作”又成了许振超的杰作,青岛港的独创。

 

  每当他人称赞他的时候,许振超就谦虚的说:“卸装效率是集体协作的结晶,现代化大生产说到底最需要团队协作。就凭我一个人,就是一身铁也不能打九个钉。

 

  许振超的事迹告诉我们“干活不能光用力气,还要动脑筋,干一行,就要爱一行,精一行”。许振超就是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追求着自己。

 

  在我看来工匠精神,是一份专注,一份坚持,一份细致,一份执着。

 

  然而我们也应不断创新,用新知识,新技术来解决问题,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,不断朝着新的更高目标迈进。以这样的战略眼光来把握祖国和自己的命运,就能与时俱进,实现自身价值,谱写人生的华美乐章。